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香港挂牌
网络歌曲生存现状调查 探讨主流还是边缘
发布时间:2019-09-20        

  提起“神曲”,你想到的是《老鼠爱大米》、《爱情买卖》,亦或是现在已经“走向国际”连NBA赛场上都会出现的《最炫民族风》?你能否想象,这些神曲的制造者们有一天会齐聚上海大舞台,开一场演唱会?抛开傲慢与偏见,神曲的制造者们到底生活在怎样的状态?本报记者昨天专访了歌手杨臣刚、高林生,以及中国音协产业发展委会员主任钟雄兵。

  7月8日,上海大舞台会将举行一场名为“中国流行音乐十年巡礼——原创金曲颁奖盛典演唱会”的拼盘演唱会。参与评选并能参加盛典的歌曲,都是从2002年1月1日到2011年12月31日期间创作的歌曲,而且都是以网络平台作为推广和传播方式的,因此艺人都将是网络歌手。

  记者从曲目单上也看到,凤凰传奇的《荷塘月色》、庞龙的《两只蝴蝶》、王麟的《伤不起》、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胡杨林的《香水有毒》、王强的《秋天不回来》均在其中。

  “你觉得,网络歌曲能代表中国内地十年的流行乐发展吗?”这个问题,杨臣刚毫不犹豫地接了下来:“绝对能!我知道说神曲,褒贬不一,但网络歌曲以前就有争议,现在仍然深入人心,以后在内地乐坛占据主导地位,并不是奢望。”

  钟雄兵甚至说,网络歌曲肩负着向国外传播内地音乐的任务:“其实,在二三线城市,这些歌曲的传唱率都非常高,连路边的老奶奶都会唱。而我们选择在上海来办这次演唱会,是因为上海是个标杆,如果网络歌曲能在上海做成功,那就会有示范效应。但同时,它也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权威性,不被主流媒体承认。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将中国流行乐从内地向国外辐射。”

  无论是否有争议,这些印象中都存在于彩铃中的歌曲和歌手,登上了上海大舞台,算是个象征。上海演出行业协会副会长周凯说:“这改变了上海演出市场没有港台不火、没有大腕不兴的局面。都说网络歌曲算快餐文化,但快餐文化中也有好的东西,它们也是优胜劣汰,歌词虽然直白但经得起推敲,旋律也容易让人记住,说明它们是有着群众基础的。”

  杨臣刚说,他从二线城市往下走时,演出过程中基本上都是“全民卡拉OK时间”:“媒体和社会的异样眼光,老百姓不管,他们唱得很开心,所谓的主流演出商也同样认可网络歌手,我的很多师弟师妹,我看着成长起来的,像现在凤凰传奇,当年商演出场费2万还没人要,现在都60、70万元,这在外面说的主流歌手中,也绝对算是高的!”

  网络歌曲市场的潜力,让一些曾经的主流歌手也纷纷杀入以寻求“第二春”。上世纪90年代曾大红的高林生,曾是传统唱片时代的生力军,“算是内地流行乐的开拓者之一”:“但后来,随着唱片业的衰退,原本的主流在下降,886488.com,网络数字音乐却在发展,我觉得这是趋势,所以我也与时俱进,去年我就推出了十首网络歌曲,如《你懂的》、有没有一本小说是七个人登雪山最后被困在雪山别墅上了主人公有吴《羡慕嫉妒恨》等等。”

  众所周知,“神曲们”的流行,移动和联通主导的无线音乐产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杨臣刚告诉记者,《老鼠爱大米》当年曾创下单月彩铃下载量600万次的纪录,至今无人能打破,“我签约的公司一年从这首歌进账几千万!”然而,巨款与网络歌手似乎无关:“当初自己不懂增值业务,一分钱的分成也没拿到。”

  对网络歌手来说,歌红人不红是普遍现象,因此,在收益分成上基本没有太多话语权。杨臣刚告诉记者,“我们做音乐,已经不是为了卖钱,而只是作为‘名片’,去争取商演和代言的机会。”

  相对于传统唱片工业,网络歌曲因为其门槛低,还是吸引了无数人杀进来,杨臣刚说自己当年做是“无意的、单枪匹马的”,而现在是“一群人在做”。钟雄兵也介绍说,十年前,网络歌手大概只有五六个,现在已经庞大到5000至6000个,已经是一个不能忽视的群体。人多了,想再出神曲,却变得难了很多。

  杨臣刚坦言:“很多网络歌手已经被淡忘,现在很多人都没演出,生活很窘迫。”钟雄兵相对要乐观一些:“包括现在很多传统歌手发片,都通过网络推广和传播了,网络歌手和传统歌手的界限已经比较模糊了。”